探究事物的道理!化学系带您用不同角度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

  • 作者:
  • 时间:2020-01-02
探究事物的道理!化学系带您用不同角度 解释生活中的一切

分享人:国立中山大学化学系/李伟廷

关于分享人

我是李伟廷,毕业于国立台南一中第二类组,即将迈入国立中山大学化学系五年级,大四上学期已录取同校的教育研究所及高雄师範大学科学教育暨环境教育研究所。最后,我选择了中山教育所,然而大学无法在今年六月如期毕业,所以还得先暑修学分。但我想,这或许是生命中一个奇妙的转捩点。

入学经验

高中时的我一心栽在社团而导致成绩差强人意,打开成绩单只有化学跟音乐分数最高,其他都在及格边缘。可想而知,这种成绩跟繁星推荐无缘。再来,英文一向是我的罩门,学测时其他科目都拿到顶标,英文却只有均标,也因此我放弃了个人申请参加指考,又由于我极度讨厌物理,所以选填志愿时仅考虑化学系及理学院学士班,最后依成绩分发进入了中山化学系。

科系介绍

化学系在大学里归类于理学院,这正是探究事物的根本道理的所在。化学系的学习又以四大领域作为主轴,分别是「有机化学」、「无机化学」、「物理化学」以及「分析化学」,而我们又如何从分子的角度、电子的动向,来解释生活中的一切?这幺比喻好了,如果国中用放大镜在看世界;高中就是用显微镜在看世界,到了化学系就是把自己缩成一只蚂蚁钻阿钻地看世界。

因此,我们需要学习更多的理论,试图解释那些看似习以为常、背后所蕴含的原理,庖丁解牛去剖析每回论述背后的全面性与严谨性。

有机化学其实就是在介绍所有跟「碳」有关的化学,包含化合物的命名、结构、反应以及应用,这也是大家公认化学里面比较难的科目,而且有机化学的物种多半都有很强烈的气味,往往都不好闻。

分析化学又再分成「古典分析」与「仪器分析」。古典分析就是高中时期学到的各种滴定与化学计量。而仪器分析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仪器辅助分析,可以做到极微量的分析,例如最近很有名的PM2.5分析以及检验食品安全的SGS就是透过仪器分析操作的。

无机化学相对于有机化学,主要在探讨除了「碳」之外的元素,几乎是把所有化学的分子都包含在里面了。这部分通常会探讨原子的键结原理及透过分子键结来解释化学现象。但近年来也有部分研究是把有机与无机结合,称为有机金属化学,为无机化学开创了新的可能。

最后是物理化学,这里包含了三大方面:热力学(探讨化学平衡)、动力学(探讨反应速率)以及量子力学(探讨微观化学现象)。这部分就几乎没有实验,而是大量的理论计算与模拟,可以替其他化学领域先做预测。

我们可以把整个化学系的学习脉络看成:我们先透过「物理化学」做理论计算及预测,接着交由「有机化学」及「无机化学」进行合成与测试,最后再透过「分析化学」检验产物的特性与性质。因此,这些领域环环相扣的,每个部分都很重要,不可偏废。

比起工学院的课程,刚进到化学系时常常会感觉这些理论不切实际,不知道实际应用是怎幺回事,有这样的疑虑并不意外。通常基本课程会在大二大三修完,到了大四系上会有一些较有应用性的课程,比方说:高分子化学、工业质谱分析、材料科学等这些课程可以选修,这时就会需要用到大量的基础理论。如果更进一步想要动手实作,除了系上安排的实验课外,也可以找教授进行专题研究,实践所学的理论。

学校介绍

中山大学落在高雄市的边陲,处于大名鼎鼎的西子湾与柴山之间,因此不免戏称学校的特色是「依山傍海,有猴出没」,不过学校距离市区并不远。儘管如此,依山傍海、碧海蓝天这样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依然羡煞很多人。

校内设置文、理、工、管、海、社,六个学院,文学院包含了传统的中文系、外文系,还有被列在文学院的音乐系以及剧场艺术系。因此,校内常有很多音乐会以及剧场演出可以欣赏。此外,我们的镇校之宝:余光中老师也常常邀请一些着名的艺术家莅校,像是李安、朱宗庆、王心心等大师都曾驻校演讲。而海洋科学院更是中山的特色,靠近海域与港阜使其不仅在海洋生物的研究,在海洋科学及海洋环境工程方面都有很丰富的资源。

学校更提供了近20种学程可以自由选修,其中我就选择了由中山音乐系及高医心理系合作规划的音乐治疗学程。学程的目的是希望音乐系的学生在演奏及教职之外,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尝试更多的可能性。课程除了有音乐的基本训练之外,还有关于心理方面的课程,如:临床心理学、性格心理学、应用心理声学等等。也已经有学姐在修完学程之后前往美国攻读音乐治疗硕士并拿到美国的音乐治疗师证照。可以看出学程的训练对于音乐系学生培养相关能力是有所助益的。

求学经验分享

大一大二时,我加入了系上的排球队,起初,只是因为直属学姐也在球队把我拉进去了,就这样打了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面跟着队伍四处征战,从原本只是替补捡球的学弟,到后来变成固定先发的学长。我想,改变最大的就是心态,原本都让学长掩护我,换自己成为学长后不能再这样躲躲藏藏,转而正勇于面对对手的攻势,同时还要注意学弟的攻守状况。

接着我加入了国乐社,也因此退出了球队,专心练琴。国小毕业之后就没再碰国乐,原本只是协助社团比赛被找去担任枪手,不知不觉就成为了社团的干部,到了大四那年,我获得了作曲家的授权,演出了大阮乐史上第一首协奏曲—「钟声随想」,在跟作曲家接洽乐谱时我也遇到了一些困难,由于作曲家忙得不可开交,因此总是得等上好一阵子才能得到老师的回覆。

儘管老师的第一次回覆就同意我演出他的曲子,但是老师却想修改乐谱,所以总共历经了三个月才如愿以偿。在乐谱租借费方面也跟老师沟通了几次,才调整到学生比较可以负担的金额。

在练习过程中,由于「钟声随想」这首曲子非常新,在台湾又是「首演」,对指挥来说,也因为没有前例可循,所以彩排过程中出现许多亟待克服的难关,所幸毕业音乐会演出顺利,我很感谢乐团的伙伴愿意跟我一起完成这个梦想。或许我在国乐社期间这幺疯狂、总是义不容辞接下大大小小的演出,就是在弥补小学毕业后八年来没有参与到的缺憾吧!

课余时间我也到永龄希望小学担任课辅老师。这些孩子多半来自于弱势家庭、缺乏学习资源。因此,我们用放学后的时间进行课业辅导。对孩子们来说,我们大学生是去帮助他们,但对我来说,这些孩子提供了我教学以及辅导学生的经验,而他们带给我的震撼与感动却远多过我所能给他们的课业知识。

除此之外,我也在职业乐团担任后台技术人员,工作主要包含搬乐器、搭舞台、演出场控等等。这是个很不一样的工作!不仅可以深入乐团的核心,并了解艺术行政工作的辛劳,最重要的是可以在演出前抢先听到彩排的状况,对于一个喜好音乐却又没钱可以买票入场的学生来说,是多幺吸引人的工作啊!但是这工作耗费体力时间,所以很多人并不愿意从事。

当初选择化学系只是因为高中化学成绩突出,而从事研究或是未来进入科学园区一直是化学系毕业生热门的就业选项,但我并不打算往这走。我想成为一位高中化学老师!也因此我也修习了中等学校师资培育学程。除了要学习「如何教」,更要知道的是学生「如何学」,以及「如何处理学生的状况」。即便未来没有如愿成为老师,在这些训练中学习如何与人沟通,也都是难能可贵的经历。

仔细想想,其实延毕也未尝是件坏事,我可以提前进行教育实习,及早準备教师甄试。若未来如果想要读研究所,也可以再透过在职进修。

如果有学弟妹想要读化学系(其实不只是化学系,理学院都一样),千万要了解我们学的是理论,我们现在做的「改变」未必是立竿见影,可能改变的是「十年后的未来」。同时,也必须思考「如果不靠唸书,我还可以做些什幺?」在大学生活中,多元探索自己的兴趣并培养不同的能力远比为了追求帐面上漂亮的学业成绩斤斤计较来得重要。

专栏简介:

UrSchool是一群由热血大学生组成的义工组织,我们希望能搭起高中生与大学生们的桥梁,让高中生真正了解各学系、领域的特色、发展与出路,以及适合何种特质能力的人,以免只凭字面上的解读与凭空想像,甚至仅按照分数选填,而进入与自己志趣、能力不符的学系适才适所必能有为,让我们一起串接不同领域的人才吧!

>>更多教育分享资讯可至UrSchool网站